地道的我对贵州血豆腐情有独钟

发布日期:2019-10-09 来源:未知 浏览量:
  • 地道的我对贵州血豆腐情有独钟





    我爱吃豆腐。走过好多地方,也吃过很多豆腐吃食儿,却对一个贵州的血豆腐情有独钟。

    在青岩古镇闲逛的时候,看到有个大嫂在卖血豆腐,在一个竹篮子里,摆的满满的,一个个拳头大小,圆滚滚胖乎乎的一团,外皮儿深褐黑红,宛如一个血色熏酱的肉球。看着憨憨厚厚的很是可爱,切开后夹杂着五花肉条儿和豆腐泥儿,所以瓤儿是红白间杂的,看着就诱人。

    陪行的贵阳朋友小强说,当地做血豆腐一般是在年关杀年猪的时节,要是在东北呢,猪血会被灌成血肠,和酸菜白肉一起热气腾腾的炖成一锅“杀猪菜”。而在贵州,杀了猪,会趁热将新鲜的还未凝固的猪血拌到碾捏搅打成泥的豆腐泥里,猪血不能多,太多呢,做好的血豆腐风吹日照烟熏过后会变得色儿黑黝,且干结硬朗,那就不好吃了。猪血要加到拌入后豆腐略略呈粉红色即就好,这样做出的血豆腐风吹日照烟熏后色泽是褐红,吃起来呢则是细嫩且微韧的。

    然后,就挑一块略肥的五花好肉,在案板上切成粗粗的肉条搅拌进去,有了油脂这血豆腐才会更香醇,再撒盐和香料面儿,淋烧酒,调调味儿,拌匀。然后团成一个个圆滚滚的丸子一般的血豆腐团,要团的紧实不松散的才够好。血豆腐团团好,放在筛子内,在屋中阴透,再团捏一遍,让它更加紧实完全成型,再在太阳下,风吹和日晒,翻翻个儿,再晒另一面。几天就好了,然后呢,抹一层油防止干裂,用稻草扎成串,挂在室内自然风干,然后熏烤,家里有火塘和土灶的,就挂在灶上,终日的烟熏火燎,这一团团血豆腐就有了浓浓的烟熏烟火气儿,颜色也从绯红慢慢变成了烟熏的深褐黑红,约莫一月左右就好了,要是再讲究些,在熏烤时,加点桔子皮或松枝儿,就又平添了一缕异香,这点倒是和熏腊肉很有些相似了。

    熏烤好的血豆腐,用热水洗净表皮后,切片和腊肉腊肠一起蒸,腊香盈口,在贵阳的一家酸汤鱼的店儿,小强点了一道腊肉腊肠血豆腐合蒸,吃的时候,把腊肠腊肉和血豆腐一起夹着吃,他们说这就是贵州人的腊味“三明治”, 血豆腐兼有豆腐和肉的香味,烟熏的味道更是迷人,再和腊肉腊肠一起入口,香的口水肆意,没吃完的血豆腐,就下到酸汤中烫火锅吃,滋味也是美妙。

    不过我最爱的还是把血豆腐切薄薄的片儿,用一把辣椒来兜炒,出锅时撒一把蒜苗儿,一片入口,香辣盈口,最妙的就是夹杂在血豆腐里的那晶莹剔透的肥肉丁儿,在豆腐香和熏腊香中脱颖而出,妙趣横生,感觉比炒腊肉好吃的多。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