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外科的新出路:胸壁外科的未来

发布日期:2020-09-13 12:45 来源:未知 浏览量:
  • 胸外科的新出路:胸壁外科的未来





    古老的胸外科发展遇到了瓶颈,如何才能突破瓶颈呢?曾经的骨科发展的道路值得借鉴,那便是大力发展亚专业。在当前的胸外科中,胸壁外科疾病一直没有得到重视,将所有胸壁疾病整合到一起发展成为一个新的亚专业,将是当前胸外科发展的有效出路。

    胸外科的新出路:胸壁外科的未来

    胸外科是最古老的外科专业之一,到目前为止已经有百余年的历史。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胸外科取得了辉煌的成绩。但是,冷静观察这个古老的专业会发现,其发展似乎进入了一个尴尬的“瓶颈”,表面上的繁荣难以掩饰现实的无奈。

    如今每年都会有无数胸外科的专业会议,经常参会的医生会发现,会开得越来越多,名头五花八门,新东西却少之又少。为什么会有如此尴尬景象呢?根本原因与如下两个因素有关:其一,过分强调个别病种的治疗而忽视了更为庞大的其他疾病的治疗;其二,过分依赖所谓的新方法却忘记了外科医生吃饭的本领,即开刀的作用。当所有的胸外科医生都将注意力集中于某些疾病的治疗,且变态般地对切口的数量、大小以及器械设备进行没完没了的计较与对比时,古老的胸外科如何能走出属于自己的路?

    关于胸外科发展方向的观点有很多说法,随便百度一下便可以发现大量相关的文章。近年来较为普遍的观点总结起来有如下几个方向:(1)精准医疗;(2)加速康复治疗;(3)肿瘤的多学科会诊制度的建立。毫不夸张地说,这三个方向几乎成了当今胸外科发展的共识,因为绝大多数知名的大专家都在做这样的事情。

    但是,冷静地以一个外科医生的视角来看上述的方向,会给人一种走偏了的感觉。这显然不是在剑走偏锋,而是实实在在的跑偏了走歪了的感觉。外科医生从古至今一路走过来,其工作的实质从来都与手术刀分不开,而上述的三个方向显然都不是开刀的内容。将这样的方向定为自身发展的目标,这是想砸自家的饭碗还是想自我革命呢?

    而即便回到手术的轨道上来,大家的做法也同样令人费解。胸外科从传统的开放手术发展到今天,微创技术已经成为压倒一切的主流。但手术的发展是有限的,如今手术基本的路数已经定型,不管以怎样的器械、设备做手术,体现的已不再是外科医生的手艺,而完全成了设备或者器械奢华程度的大比拼。今天最出名的大医生都纷纷在用达芬奇做手术了,然后他们会十分自豪地到处播放手术的视频。这样的手术值得到处炫耀吗?其反面教材式的作用也许是这些炫耀者们做梦都想不到的:到底是机器在做手术,还是人在做手术?如果如此拷问依然不能让炫耀者们顿悟的话,可以联想一下曾经红极一时的傻瓜相机,便能轻易看出来这些弟兄们是多么可笑了。

    傻瓜相机高度智能化,机器本身会像达芬奇一样聪慧,但那可是专门为“傻瓜”设计的机器啊。达芬奇设计的终极目标不正是为了让每一个“傻瓜”医生都会做手术吗?如此看来,那些用机器人做手术的高手们,真不知道是在比傻还是比蠢呢。

    那么,如何才能突破胸外科当前的瓶颈呢?其实最根本的办法是现成的,一个是寻找新病种,一个是坚定不移地做手术。

    当绝大多数胸外科医生都将注意力紧紧盯着肺、食道、纵隔疾病不放时,有一大类疾病却被大家忽略了,那就是胸壁的疾病。

    胸壁疾病包括如下具体的种类:(1)胸廓畸形;(2)胸壁缺损;(3)胸壁肿瘤;(4)胸壁感染;(5)胸壁外伤。这些胸壁疾病中,尽管一些种类(比如胸壁外伤)的治疗已经非常成熟,其中的绝大多数却几乎是空白。就拿胸廓畸形来说,最常见的畸形是漏斗胸,其发病率高达0.2-0.8%,此比例应该比所有胸部肿瘤发病率的总和加起来都更高,本应该早已引起人们的关注的,而非常遗憾的是,如今即便是最顶级的三甲医院,年手术量也基本上是个位数。如果换成其他相对少见的畸形,治疗状况则更是可怜。但即便这些相对少见的畸形发病率也高得惊人,可惜今天的胸外科医生实在是太专注于肺、食道、纵隔的疾病了,以至于腾不出眼睛来审视这些更为多发的疾病。

    除了胸廓畸形外,胸壁缺损、胸壁肿瘤甚至胸壁感染的治疗同样不太理想,除了少数医疗中心能开展相关治疗外,绝大多数医生并没有专心研究这样的疾病。

    胸壁疾病就在那里,就在诸位医生的眼皮底下,却因何要忽略其存在而拼命去做胸腔内的手术呢?这是个非常奇特的景象。

    新的病种发现了,剩余的就是治疗了。非常幸运的是,胸壁疾病位于体表,这为成功避免胸腔镜的使用提供了可能,于是做胸壁手术的医生们终于不用哭着喊着用胸腔镜做微创手术了。当微创手术早已被胸腔镜绑架了之后,在胸壁上实施的不使用胸腔镜的手术,是不是意味着外科医生手艺的再次回归呢?其实真正做了这些手术后会发现,真正的微创甚至超微创手术是完全可以不用胸腔镜便能完成的,这才是外科医生真正的手艺和技术,而与各种高精尖的器械设备没有半毛钱关系。

    今天胸外科面临的困境,其实恰好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骨科面临的困境,大家熟知的结果是,脊柱外科、手外科等亚专业头也不回地把骨科抛弃了,后来的骨科还是那样苍老,而新生的脊柱外科和手外科却早已成了外科界最闪耀的明星。如今,老态龙钟的胸外科依然在黄昏的路上徘徊,早已蓄势待发的胸壁外科,会甘心和胸外科一起看夕阳吗?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