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级烧伤整复外科急救摆脱险境

发布日期:2020-09-13 12:49 来源:未知 浏览量:
  • 国家级烧伤整复外科急救摆脱险境




    与助手杨涛、马印东、黄国宝、范春节、李培龙,共同为5岁的轩轩实施了植皮手术。

    烧伤整复外科副主任、主任医师黄国宝介绍说:“这是7月27日转入我院以来,我们团队为这个小朋友实施的第5次手术。通过这5次手术,患儿全身的创面已经全部植皮封闭,烧伤创面的治疗至此基本结束。孩子全身没有创面了,接下来进行的主要是瘢痕康复治疗。最后这次植皮手术,是一个标志性的节点。”

    而在7月27日上午,轩轩被烧伤后的第16天,转诊到济南市中心医院时,则已处于“病危”状态。轩轩的家人说:“孩子受伤的时候正是半夜里,邻居帮忙,就近去了一家医院,因为伤得太重,住院半个多月,病情依然是非常危重,随时有死亡的危险。”

    7月11日凌晨1点钟,轩轩被大火烧成重伤,当时家里已是一片火海,在强烈求生欲望的驱使下,轩轩从二楼的窗户爬出,跳到一楼,摔伤了头部。

    7月27日中午,济南市中心医院烧伤整复外科的专家团队仔细查看了轩轩的病情,做出如下诊断:

    1.特重烧伤93%TBSA,Ⅲ°;

    2.吸入性损伤(重度);

    3.颅脑损伤(创伤性硬膜下血肿、创伤性蛛网下腔出血、颅骨骨折、头皮裂伤);

    4.脓毒症;

    5.肺部感染;

    6.低蛋白血症。

    对此,主任医师马印东解释说:“当时,这个小朋友的病情,基本属于我们烧伤整复外科医生遇到的治疗最困难的情况:年龄小、严重的吸入性损伤、感染导致的脓血症、营养不良等。当然,这一切,都是基于‘特重度烧伤93%TBSA(全身体表面积),Ⅲ°’这个前提的。说得通俗一点,就是因为烧伤太严重,全身的受伤面积太大,而且创面特别深。93%TBSA,Ⅲ°这两个数字本身,对烧伤科医生来说,就是特别棘手的难题,而且,孩子受伤之后半个多月,仍处于病危状态,创面感染严重,发展到随时有生命危险的地步。”

    回想起7月27日转入济南市中心医院第一天的情景,轩轩的家人仍然心存恐惧:“当时给孩子检查全身伤口的时候,能闻见非常强烈的恶臭味,那是孩子的伤口出现了严重的感染、坏死,我当时真不知道孩子能不能活下来。这段时间,我们非常感激中心医院烧伤整复外科的专家们。”

    对于患儿家人来说,轩轩7月27日转院到济南市中心医院烧伤整复外科,能够观察到的情况就是孩子全身的伤口在化脓,散发着剧烈的臭味,发着高烧,烧伤后的半个多月里一天比一天消瘦。

    而对于烧伤整复外科的专家团队,最现实的问题就是如何迅速扭转局面,及时控制病情不再向更坏的境地发展。

    7月27日中午1点03分,贾军主任医师带领医疗组全部医生查房,并组织疑难危重病例讨论,初步确定抢救方案:

    1、创面给予换药包扎治疗,须及时、分批、有效的给予清创、换药,尽快控制创面感染,改善创面基底情况;

    2、输液纠正电解质紊乱及酸碱失衡,注意保护各脏器功能,提高机体免疫力;

    3、有针对性的给予营养支持治疗,尽快纠正重度营养不良;

    4、根据血培养及创面分泌物培养结果应用抗生素治疗,以有效治疗脓毒症;

    5、密切观察病情,根据相关化验结果及时调整用药方案;

    6、在争取患儿病情相对平稳的前提下,尽早实施手术治疗,以期尽快封闭创面。

    专家团队确定抢救方案2小时过后,即7月27日15点,贾军主任组织会诊后,决定为患儿紧急实施1次清创换药手术,以控制感染。

    贾军主任医师解释说:“患儿烧伤创面深、感染重、耐受力差,普通换药增加患儿痛苦,而且效果有限,所以,我们决定采用在全麻下行清创手术,并邀请了手术室和麻醉科派出实力雄厚的团队为我们这次手术保驾护航。清创手术历时3个多小时,依次清除了患儿四肢创面残留的已坏死的生物敷料,并去除了部分坏死组织,为保证安全,术中严格控制出血,并将手术损伤降低到最低,清创以后,有针对性的应用抗菌效果好的敷料,给予适当加压包扎。由于清创及时、抗感染措施得力,术后第一天,即7月28日,我们再查房时,患儿的一般情况改善不少,持续的高热也退了,进食情况明显好转。”

    与此同时,烧伤整复外科邀请儿科专家赵红洋主任前来会诊,共同制定了营养支持方案。黄国宝副主任介绍说:“邀请儿科专家前来会诊是非常有必要的,我们从不同的专业角度出发,根据孩子当前的病情特点,详细计算出每天需要的营养支持量,包括每天给予多少液体,给予多少蛋白质、脂肪乳、维生素等,每一项都经过科学和严谨的推算,每天、每个班次、每个小时的治疗量都详细记录在案,作为调整用药的依据。由于孩子的烧伤面积达90%以上,而且全部是深度创面,自体皮源已远远达不到封闭创面的需要,我们经过病例讨论和缜密考虑,认为只有通过移植孩子直系亲属的皮片,才可以挽救孩子的生命。因此,我们动员孩子的父亲转院到我们烧伤科,做好捐皮的准备,以期尽快为孩子进行植皮手术。”

    首次清创手术的成功实施,让大家看到了希望,但初战告捷并不足以让大家完全放松下来,还有93%的深度烧伤创面摆在那里,随时威胁着小轩轩的生命。手术以后,贾军主任医师的医疗团队没有片刻的休整和停歇,马上就按照制定好的方案投入了下一步的治疗当中。烧伤的治疗,封闭创面是根本,而怎样封闭创面,主要的方法就是植皮手术和日常换药。在烧伤整复外科病房,一般的患者都是隔三四天换药一次,而小轩轩却要每天都进行换药,对此,杨涛副主任医师给出了解释:“由于孩子年龄小、病情危重、耐受力差,如果每次换药面积过大,所带来的损伤和刺激将是孩子难以承受的。减少每次的换药面积和增加换药次数,虽然大大增加了我们的工作量,但这对于保证孩子的一般情况稳定至关重要,因此,我们团队制定的方案是每天分批次换药,每天只给大约三分之一面积的烧伤创面进行换药。我们还根据植皮手术的安排,合理调整换药时间,另外,孩子如果有体温升高、创面感染等征象,我们随时换药,这既保证了换药效果,使创面感染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控制,也大大减少了对机体的损伤,减轻了孩子的痛苦。这也是我们科室多年的临床实践经验。”

    抢救重度烧伤患儿,最大的难题是什么?

    轩轩的姑姑,在北京大学一家医院从事护理工作,她对于转院之后的治疗效果非常满意。特别是从转院第4天就开始瘢痕康复治疗,她说:“我们家里人都在关注能不能保住命的时候,医生团队已经开始早期功能康复和瘢痕干预治疗,这很了不起。”

    从接诊那一刻起,贾军主任医师的医疗团队就开始考虑孩子将来的瘢痕会是什么样子,怎么样将孩子的瘢痕增生控制到最低,如何更好更早的将瘢痕康复融入到烧伤治疗当中,对此,黄国宝副主任解释说:“由于孩子创面深,长疤是不可避免的,有些部位可能还会严重影响功能和生长发育。对于瘢痕形成的早期干预,与创面的处理、换药包扎等密切相关,我们在手术的时候努力将关节等固定在功能位,平时创面都给予了适度的压迫治疗,以预防瘢痕增生。在换药的时候,我们也积极和孩子、家长沟通交流,教会他们怎样进行功能锻炼,以期望把工作做在前面,更好的预防瘢痕过度增生,现在的努力,是为了将来更好的康复,现在稍辛苦一点,将来就有可能避免一次瘢痕手术。”

    5岁男童特重度烧伤93%,国家级烧伤整复外科急救摆脱险境烧伤科创建于1960年。1986年以来,先后被评为国家临床重点专科、济南市烧创伤与慢性创面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山东省医药卫生重点专业、济南市医学重点专业、国家药物临床试验专业、山东省卫生与健康烧伤整形新技术培训基地、济南市烧伤救治中心和全省护理服务示范病房。为适应专科临床业务发展,2017年更名为烧伤整复外科。


    专科以危重烧伤、严重复合伤救治及其并发症防治,压疮、静脉性溃疡、糖尿病足溃疡等疑难复杂慢性创面修复,烧、创伤后增生性瘢痕防治与功能康复,和新生儿皮肤缺损、乳房外湿疹样癌等皮肤外科疾患切除整复为临床特色。形成了烧伤、慢性创面、瘢痕与皮肤外科3个亚专科发展方向,建立了危重烧伤系统性治疗与康复、疑难复杂慢性创面综合诊疗、体表软组织缺损或畸形修复重建、瘢痕治疗与功能康复4项优势技术集合。改良建立的大面积Ⅲ度烧伤削痂断层皮下组织创面皮肤移植术属国内外首创。

    多年来,专科收治各类烧伤患者万余例,救治成功率达国内外先进水平。对各类疑难复杂慢性创面,采用以“损伤控制性修复手术”为主的综合治疗方案,治愈率居国内先进行列。开展的瘢痕治疗与功能康复业务,能够最大限度减轻瘢痕,有效恢复功能,改善患儿局部发育,减少致残和晚期整形手术。

    专科先后发表高质量学术论文170余篇,出版学术书籍12部,获省、市科技进步奖7项,培养进修医师、研究生百余名,一直承担着山东大学和山东第一医科大学外科学教学任务。是跨省市区域性烧伤、慢性创面、瘢痕与皮肤外科医疗、科研、人才培养和成果转化基地之一。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