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根妇女医院:培养医学领导者的摇篮

发布日期:2019-12-12 10:30 来源:未知 浏览量:
  • 布莱根妇女医院:培养医学领导者的摇篮

    冰球说:
    这是五年前我在哈佛的布莱根妇女医院(英文简称 BWH)进行内科住院医面试后写下的文章。那是我的第一选择,但没有去成。
    五年后再读这篇文章, 不禁莞尔。那时没去成BWH,很是失落。但回想起在加州的住院医生涯,照样过得很充实很美好。近期的变动,更让人觉得一路走来,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所以,不论你现身在何处,珍惜自己所有的,认真地生活。你的努力,不会白费。
    和美国现今很多大医院一样,布莱根妇女医院由历史上的几个医院合并而成:包括1913年成立的彼得·本特·布莱根医院(Peter Bent Brigham Hospital), 1914年成立的罗伯特·布雷克·布莱根医院(Robert Breck Brigham Hospital), 1966年成立的波士顿妇女医院(Boston Hospital for Women) 以及一个社区医院Faulkner Hospital。
    布莱根和麻省综合医院在临床,科研,教学方面都为全美顶尖,不分伯仲;但在人文环境方面却风格鲜明。申请住院医的医学院毕业生有幸去那儿面试后,往往能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属于哪个阵营。
    麻综给人的感觉是自认当之无愧的老大,到哪里都洋溢着“我是第一”的霸气。当然它也配得上这个称号。权威的新英格兰杂志 《NEJM》每周有一个专栏叫 《麻综病例详解》, 刊登的就是麻综的住院医病例报告。
    住院医病例报告是所有教学医院都有的教学活动之一。通常每周一次到几次不等,由总住院(chief resident)主持,分析一个这周最有挑战或最有意义的病例,而麻综的报告会被刊登在新英格兰杂志上。
    麻综对住院医的要求非常高,是属于那种把你直接丢进水里让你自己学游泳的方式。那儿培训出来的住院医都有些凤凰涅磐、浴火重生的味道。尽管麻综给人的感觉非常骄傲,他们却有一个传统,就是不论是住院医, 还是年轻的医生,还是白发苍苍的老教授,都统一穿短白大褂。
    在美国,短白大褂是医学院学生穿的,到开始住院医时就穿长白大褂了。唯独麻综的医生一直都只穿短白大褂,他们的解释是,医生一辈子都是学生,一直在学习,所以穿短白大褂来体现这一点。所以有时会出现比较尴尬的情况,你在医院里不看名字牌就分不清谁是医学院学生、 谁是住院医、谁是主治医生。
    相比麻综的高调严厉,布莱根就像个低调的慈母。她培训内科住院医的方式充满了人性化和宽容的支持。她会在你需要支持的时候握着你的手走好每一步;在你想远走高飞的时候,自豪地为你送行。所以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培养出来的住院医生大多个性鲜明,这也从他们职业选择的多样化中体现出来。
    历届布莱根内科住院医毕业生里包括:在世界上最贫困的国家地区建立医疗系统的医学人类学家 Paul Farmer ( Partners in Health创始人);现任国际银行行长 Jim Kim (2019年1月已卸任);有刚被川普换下的美国国家卫生署长(Surgeon General)Vivek Murthy (耶鲁MD/MBA 学位毕业的校友)。有传统的医学院的教授、研究人员,也有遍布金融市场的投资人和健康经济学专家等。
    布莱根的理念是:我们不会告诉你要去做什么,但无论你想做什么,我们会帮助你成为你做到最好。正是这样的自由宽容的环境让那里的内科住院医们如鱼得水,开心得像群小疯子。
    在那儿进行内科面试的时候,这种人文关怀也时时体现出来。布莱根有个古怪的传统,就是他们的第一任内科住院医教学委员会主任,一个80多岁已退休的老医生(Dr. Wolf) 现在还参与住院医的面试。
    面试的那天他会递给每个候选人一个桔子。不论是什么意义,你最好不要拒绝。他是一个充满幽默感又让人捉摸不透的老人。我在医院候医室等下一个面试的时候,他走到窗前的一排盆栽花草前,把它们一个个耐心的转了一百八十度,大概是为了让他们阳光更充足吧。然后他指着其中一盆植物跟我说,“这盆长的不好,住院医生们说是我放的角度不对。说是我的责任”!看他一副认真吹胡子瞪眼睛的样子,就像一个童心未泯的父亲在埋怨他的孩子。确实,他把这个内科住院医的培训项目看作自己的孩子。
    大多数内科住院医培训项目里除了传统的内科项目,也有许多特色子项目。比如说注重于培养门诊和家庭医生的项目 (primary care program), 内科和小儿科合并的项目( Med-Peds program), 内科和皮肤科合并的项目 (Med-Derm program), 还有不同的侧重-就像大学里选修个副专业似的(通常叫concentration 或track)。
    布莱根的内科住院医项目有国际医学侧重 (global health track),有基因研究侧重 (medical genetics track),有医学管理侧重 (management and leadership track), 这些都是历任内科住院医教学委员会几十年来精心发展下来的。负责项目的医生们除了是临床的医生外,也是教育者,所以他们被称为 medical educator。这些项目就像他们的孩子一样,每时每刻都想让他变的更好。
    现任的主任面试那天对我们说,“我们的目标是把全国最好的住院医培训项目办的更好 (our goal is to make the best residency program better)”.
    布莱根的内科住院医培训项目很注重听取住院医的意见。今年有几个住院医生建议:要让来参加面试的人采访他们这些住院医们 (interview the residents),其实就是非正式的聊天, 这样可以更好的帮助候选人了解医院的现况。住院医教学委员会很快采纳了那个建议,于是就在面试那天给我们配对,半小时时间和一个现任住院医喝咖啡聊天。
    接受我采访的住院医生那天难得休假,就穿着便衣呼哧呼哧的跑到医院来了。他有点迟到,一进来就一个劲的道歉, 然后解释说他平时不修边幅出了名,有一天他刮胡子打领带去上班结果大家都给他鼓掌欢迎。接下来我们就不着边际的聊了起来,从他的移民背景,到科研兴趣,到他儿时如何三次逃脱街头暴乱 。
    总之,布莱根和麻综这两所培养医生的顶级医院,各有风格。有时候看一个医学生的个性,就大概可以猜出他会跟喜欢/适合哪个。如果你是一个好强自信,会在严格的环境下越战越勇的人,或许麻综是适合你的地方。如果你是一个低调谦虚,有一些独特想法的,待人温和喜欢拥抱别人的(用英文来说就是有点 touchy feely的), 布莱根会是你成长的天堂。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

中国健康世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06006962号 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